司机讲述:和滴滴一起走过了五年,向技术改变出行致敬

作者:滴滴快车 | 分类:滴滴资讯 | 浏览:3428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回到没有打车软件的5年前,将会如何?”崔晓冬笑了,又摇了摇头说:“都已经回不去了。”


司机讲述:和滴滴一起走过了五年,向技术改变出行致敬 滴滴资讯

在西安的一家咖啡厅见到快车司机崔晓冬时,他刚结束自驾游从成都赶回来。很多人说开车很忙,但他把时间安排得令人羡慕:每天跑快车8小时,每月底休息五天,去陕西附近省市自驾游。

对崔晓冬而言,这样的工作节奏,在过去跑出租车的十多年里,是根本就不敢想的。为了提升服务,2016年6月开始,他在车上放了“意见本”。“初衷是让乘客给我提意见,便于我改正不足,没想到都是写的好评。”

回头看来,崔晓冬在2013年5月的那个中午所做的选择,远不止是这位10年出租车驾龄司机的一次简单尝试。

那天中午,和往常一样,崔晓冬到西安桃园北路加气站给出租车加燃气。等待的间隙,他看到停车场旁摆了个易拉宝。凑近细看,是有奖下载打车软件。崔晓冬喜欢新鲜事物,选择下载了这个名叫“快的打车司机版”的软件,作为奖励,他拿到了一个手机架和车载充电器。

这件事的发生,是偶然,也是必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他一样的很多出租车司机们,跳进了网约车的滚滚浪潮里。

“平峰期不用漫无目的地找活,减少了空驶。”崔晓冬向身边的出租车司机们推荐。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下载了e点车,摇摇招车,嘀嘀打车等五六个进入西安市场的打车软件。“以前开出租车,司机空驶找不到乘客,乘客路边等着找不到车,中间少的这根弦,现在网络连接起来了。”

在他看来,跑出租车时挑单和拒载也是出于无奈。虽然很多乘客抱怨打车难,打车遭遇拒载和绕路。但是,在沉重的份子钱压力下,不挑着好单跑,根本就不挣钱。

“那几年,物价飞涨,跑出租的收入好几年没涨了。”崔晓冬说,根本不敢停下来歇息,如果生病了又没找到顶班的,就是在亏钱。“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欠着钱,不玩命干,份子钱都交不起。”

崔晓冬在2003年就开始跑顶班出租车,4年后,他凑了20万正式承包了辆出租车,和弟弟换班跑。2011年,他又承包了辆出租车,再雇两名司机来跑。每个月跑出租车的收入和转包费加起来赚1万元。

从2003年接触出租车到2013年,崔晓冬基本上没怎么休假,没有过一个完整的春节。“服务行业,别人休息咱们就在服务。”在同行中,他力求做到最好,十多年里从未被乘客投诉,只有一次忘记换座套,被检查人员扣了一分。用上了打车软件后,效率提升了,自己像是有了双千里眼,知道哪里有单,空驶减少了,收入也提升了不少。

“2013年,好几个打车软件都能接到单。到了2014年,就只剩下滴滴和快的能接到订单了。”那时,和其他出租车司机一样,崔晓冬手机里装着滴滴和快的两个打车软件,交替使用。乘客打车优惠,司机收入提升。“幸好有了打车软件,每月收入提升了近20%。”

用打车软件接出租车订单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2014年年底,在西安街头,崔晓冬第一次看到了专车。“基本都是豪车,司机西装领带,还有开车门服务。”突然之间,出租车圈子里引起了热议,他也特意坐专车体验了一次,“一坐上车就觉得,这东西是时代的趋势。”当时,他更直接的感受是,过去坐出租车的乘客们,现在很多都喜欢坐专车。

一边是出租车的份子钱压力,另一边是网约车的诱惑,崔晓冬算着一笔账,四处打听,持续观望。但是,心有余力不足。“当时,两辆出租车拴住了自己。”最后,他决定卖掉一辆出租车,留着一辆顾司机开,自己跑专车。

2015年4月,崔晓冬通过以租代购的形式买了辆丰田凯美瑞,加入滴滴专车。开了十多年的出租车,突然转行开专车,他的选择让很多同行看不懂。更多的出租车司机保持着观望,不敢冒险,有出租车司机骂他是“叛变者”。

那时候,专车补贴力度大,但是,崔晓冬心里并不踏实。他对局势看得透彻:毕竟是补贴,迟早有一天会回归常态。

“我的思想总是跟不上出行市场的变化。但我坚信网约车是趋势。我必须进入这个行业,毕竟开车是我擅长的。”开了一年的专车后,崔晓冬仔细观察了西安的出行市场。他觉得快车更适合自己,在西安也会有更大的市场。2016年5月,他换了辆雪铁龙世嘉,加入了滴滴快车。

用上打车软件接单后,崔晓冬接到过各种各样的乘客:喝酒没人陪伴的醉汉,半夜送高烧孩子的母亲,在情人节给暗恋的女孩送花的男生,暴雨的深夜里错过最后一班车的白领……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回到没有打车软件的5年前,将会如何?”崔晓冬笑了,又摇了摇头说:“都已经回不去了。” 对于这几年的极速变化,他感叹着:“我们得适应社会,而不是让社会适应你,原地踏步只能被淘汰。”

如今,开着快车,崔晓冬会在车上备纸巾、糖果甚至是当季水果。到现在,车上的“意见本”写了满满的三本。他还自制了温馨小卡片贴在车上,提醒乘客下车注意安全,不要遗忘随身物品等。“如果你总在抱怨,我就去影响你,你还是固执,那我觉得你不适合这一行。”

如今,他每月跑快车的纯收入7000元,加上3000元的出租车转包费,每月纯收入能有1万元。“差不多的收入,相比于5年前,平均每天少跑2小时,每月少跑5天,最重要的是不再有份子钱压力了。”他说,希望出租车和网约车能够融合发展,“我跑过出租车、专车、快车,知道科技对于传统行业的价值。”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