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龙皇免费完整版,主角陆鸣,作者牧童听竹

作者:滴滴快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21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

小说介绍:少年陆鸣,血脉被夺,沦为废人,受尽屈辱。幸得至尊神殿,重生无上血脉,从此脚踏天才,一路逆袭,踏上热血辉煌之路!


万道龙皇免费完整版,主角陆鸣,作者牧童听竹http://i.readaa.com/g/4t

万道龙皇免费完整版,主角陆鸣,作者牧童听竹 小说推荐

        陆鸣出了東天别院,腾空而起,向着奇珍楼而去。

        “陆鸣总算從東天别院出来了,看方向应该是往奇珍楼而去,赶忙给薛师兄传音。”

        陆鸣一出東天别院的时分,远处云层中,呈现一个青年。

        他拿出一块万里传音符,往里面传了一条音讯。

        陆鸣并没有用很快的速度,由于在空中,人来人往,速度太快的话,恐怕简单出事。

        半天之后,奇珍楼遥遥在望了。

        “陆鸣!”      王者之下,竟然敢应战王者,这假设不是疯了,就是吃了蛟龙胆了。

        古来,王者之下,敢应战王者的,如百里挑一一般稀疏。

        简直所有人都以为,陆鸣肯定是被自己的傲慢自负,遮盖了双眼了。

        就连薛超自己都愣住了,好一会,才反响過来,愣愣道:“什么?妳说什么?妳要应战我?”

        “不错,莫非妳不敢应战?”

        陆鸣道。

        “不敢应战?哈哈哈,好,我容许妳的应战,我一万个容许!”

        薛超简直是大吼出来的。

        他实在是太激動了,他万万没想到,陆鸣的竟然会应战他,莫非脑袋被门夹了?

        原本,帝天神宫有规则,王者,是不能应战王者以下的武者的,由于距离太大,底子没有任何悬念,彻底就是虐s。

        就算王者主動应战,王者之下的武者,也是能够回绝的。

        所以,方才被护法阻挠,他才感觉无法,没有主動应战陆鸣。

        在他想来,即使应战了,陆鸣也会回绝。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陆鸣竟然会应战他?这不是正合他意。

        一旁,秋長空更是振奋的浑身髮抖,心里不断的大吼:“找死啊,哈哈哈,陆鸣这是找死啊。”

        “已然如此,那就到神卫台一战吧!”

        言罷,陆鸣當先向着神卫台飞去。

        薛超,秋長空匆促跟上,生怕陆鸣跑了似的。

        “有好戏看了,赶忙传音,叫师弟来看,王者之下,应战王者,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工作。”

        “快,我也传音!”

        现场的几百人,一个个给自己了解的人传音,叫他们来看。

        随后,他们一个个跟着陆鸣他们,向着神卫台飞去。

        唰!万道龙皇免费完整版,主角陆鸣,作者牧童听竹
        空间一颤,一道巨大的身影呈现,正是之前的那个护法。

        “有意思,去看看!”

        下一刻,人影消失。

        陆鸣一邊飞翔,眼中,显露激烈的战意。

        他之所以应战薛超,并非脑袋髮热,而是经過深思熟虑的。

        他心里,有一个张狂的方案。

        他计划凭借薛超之力,交融风火雷三种意境。

        是的,他要凭借外力。

        曾经,他有過相同的阅历,他的风火之势,之所以能够交融成功,就是在与秋長烈的大战中,凭借秋長烈的y力,一举交融成功的。

        他要故伎重施。

        而薛超,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對象。

        以陆鸣现在的战力,一般的半步王者,他一招就能斩s一片,底子没有一点点的应战nature。

        而应战那些老牌王者,他底子没有掌握。

        而薛超,一看就是刚刚打破王者之境,其实力,在王者之中,算不上强,刚好能够一战。

        不久,神卫台到了。

        陆鸣一闪身,呈现在神卫台上。

        薛超也跟着落下了神卫台。

        嗡!嗡!...

        就在这时,空间遽然震動起来,随后,高空中呈现了几道身影。

        “殿主,是殿主到了。”

        “风之殿主,火之殿主,雷之殿主,还有金之殿主,竟然一会儿来了四位殿主。”

        “王者之下应战王者,畢竟太罕见了,吸引来殿主,也是正常的。”

        高空中的几位殿主一到,登时引起阵阵惊呼。

        “哈哈,妳们却是来的快!”

        一声大笑传来,高空中,又呈现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身材魁梧巨大,尽管满头白髮,但仍然精力奕奕。

        “土之殿主也到了。”

        有人叫道。

        九大殿主,到了五位,超過了一半。

        “徒儿参见师尊!”

        看到雷之殿主到来,薛超显露喜color,飞到高空,向雷之殿主行礼。

        “嗯,工作的原w,我现已知道了,已然陆鸣这么傲慢自负,那妳就好好经验他,让他長長记nature。”

        雷之殿主淡淡的道。

        “是,师尊!”

        薛超脸上显露大喜之color,随后,落下了战台。

        唰!唰!...

        这时,一道点破空之声响起,一道道身影,從帝天神宫的五湖四海赶来,如蚂蚁一般。

        半天,就足足有一万人以上,呈现在神卫战台邻近。

        由此可见,这一场应战,引起了多大的轰動。

        “哈哈,陆鸣,这么多人赶来看妳被虐,妳能够感到侥幸了。”

        薛超哈哈一笑。

        “还没打,我劝妳仍是先别快乐的太早,假设届时败在我手上,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陆鸣淡淡的笑道。

        “败在妳手上?哈哈,陆鸣,妳还真想的出来,真是脑袋坏了,绝對没有这种或许nature。”

        薛超猖獗的大笑。

        “是吗?”

        陆鸣淡淡一笑,目光一转,遽然笑道:“薛超,这样吧,已然妳这么有自傲,那咱们不如来点彩头,怎样样?”

        “彩头?妳想gamble什么?”

        薛超眼睛一亮。

        陆鸣还想和gamble彩头,那不是给他送钱吗?他岂有不容许之理?

        “我用这个和妳gamble!”

        陆鸣一挥手,一株剑形草呈现在空中,悬浮在陆鸣面前。

        剑形草一呈现,散髮出恐惧备至的剑意。

        铿!铿!铿!

        剑形草的九片叶子,如就把神剑一般,竟然髮出铿锵之声,九道剑芒,直冲云霄。

        “这...”

        就连陆鸣自己,都看的一阵呆若木鸡。

        之前,剑形草在百神坡之中,可没有这样的异象,没想到一出来,竟然散髮出这么恐惧的异象,超出陆鸣的意料。

        四周,其他人也是一阵呆若木鸡,张口结舌。

        “这,这是什么灵草,竟然有这等异象?”

        “好强的剑意,太强了,也太奥妙了,我修炼的一种剑法竟然有种打破的趋势。”

        “宝藏,这是真实的宝藏!”

        四周,有些人髮出激動的大吼。

        轰!轰!...

        这时,五位殿主身上,更是爆髮出恐惧的波動,他们一个个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剑形草。

        “这是...无上强者身后,剑意不散,阅历万古年月,机缘巧合之下,才干诞生的灵草,包含无上强者上前的一丝剑道!”

        风之殿主颤声道。

        “宝藏,无上宝藏!”

        火之殿主也颤声。

        “这个小子,怎样会有这等宝藏,我一定要夺過来。”

        雷之殿主眼中,闪烁着浓郁的t婪之color。

        “陆鸣,这株剑形草卖给我怎样样,我出六万极品灵晶!”

        金之殿主,首要开口。

        “六万灵晶?金老怪,妳想的真美,我出八万极品灵晶。”

        火之殿主大喝道。

        “陆鸣,我出十万块极品灵晶,买妳的剑形草。”

        风之殿主也开口了。


        就在这时,一声冷喝,在天地间回旋。

        陆鸣蹙眉、回身,后方,有两个青年,踏空而来。

        一见两人,陆鸣眉头一皱。

        “秋長空,还有,竟然是他?”

        陆鸣目光一闪。

        其间一人,正是秋長空。

        而别的一个紫衫青年,陆鸣也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當初到玄元剑派髮帝天神卫选拔邀请函的那个青年。

        秋長空与薛超,瞬间就来到陆鸣面前。

        “两位,叫我有何贵干?”

        陆鸣淡淡的问道。

        “有何贵干?哈哈,陆鸣,妳却是忘的挺快的,三个多月前,妳在雷之殿當众顶嘴雷之殿主,简直是犯上作乱。”

        “无妨告知妳,我就是雷之殿主的三弟子,薛超,今日,我便要为我师尊讨回公道!”

        薛超脸color阴沉,盯着陆鸣,大声呵责。

        声响很大,远远的传了出去,就连奇珍楼那里的人都惊動了。

        “那是薛超,还有陆鸣,传闻三个多月前,陆鸣對雷之殿主不敬,看来薛超是要找陆鸣的费事了。”

        “可不是?陆鸣猖獗自负,这下他完了!”

        “嘿嘿,有好戏看了!”

        破空声不斷响起,在世人四周,一下字围了几百人。

        “讨回公道?”

        陆鸣嘴角泛起冷笑,哈哈大笑道:“可笑,當日,我按正常流程,前往雷之殿听课,雷之殿主平白无故,要赶我脱离,如此行径,我莫非顶嘴不得!”

        “有句话说,皇帝犯法,与庶民同罪,雷之殿主又怎样样?他有错,我怎样说不得?”

        “猖獗,傲慢!”

        薛超大喝,目光逼人,道:“斗胆陆鸣,我师尊乃雷之殿主,为帝天神宫立下過丰功伟绩,位置爱崇,岂是妳蝼蚁一般的東西能顶嘴的,妳现在还敢大吹牛皮,對我师尊不敬。”

        “我师尊心x开阔,不与妳一般见识,但我这个做弟子的,却不能坐视不理,今日,我就代我师尊,好好的经验经验妳!”

        轰!

        言罷,薛超身上,爆髮出恐惧无比的气味。

        这股气味之强,令的空间都轻轻哆嗦起来。

        邊上,有些人都承受不住这股气味,张狂的撤退。

        这是王者的气味,王者的威y。

        陆鸣瞳孔一缩。

        當初在玄元剑派的时分,薛超清楚仅仅半步王者的境地,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薛超竟然现已打破到王者之境了。

        能在这个年纪打破王者之境,现已十分难得了。

        轰隆隆!

        王者的气味,如太古神山一般,向着陆鸣y去。

        陆鸣身形轻轻一動,抵挡住这股y力。

        “薛超要動手了,陆鸣要完!”

        “活该,陆鸣那么猖獗,自以为是,我早就料到会吃亏,现在薛超以代师为名,经验陆鸣入情入理!”

        “做人,公然仍是低沉点好,否则怎样死的都不知道!”

        “他假设不那么自以为是,不梦想一起修几种意境,此刻,他现已拜风之殿主为师了,假设他拜风之殿主为师,薛超也不敢难为他。”

        “哼,自取其祸罢了!”

        许多看不惯陆鸣的人,一个个乐祸幸灾,冷嘲热讽。

        “陆鸣,跪下认错,我可饶過妳!”

        薛超大喝,一步跨出。

        轰!

        天地震動,空间轰鸣,薛超这一脚,宛如有亿万斤巨力,恐惧无比。

        跟着这一步的踏出,他身上的气味更强了。

        “陆鸣,还不赶忙跪下认错,求我师兄饶過妳!”

        一旁,秋長空也大喝。

        “秋長空,妳想找死是不是?”

        陆鸣目光一冷,充溢s机的目光看了秋長空一眼。

        登时,秋長空感觉浑身髮冷,头皮髮麻,下意识的撤退几步。

        “呵呵,孬种!”

        陆鸣淡笑。

        “陆鸣,妳…妳找死!”

        秋長空反响過来,满脸通红,指着陆鸣张狂的大叫。

        “一只疯狗!”

        陆鸣淡淡扫了秋長空一眼,随后看向薛超,手一挥,一杆長Qiang呈现在手中。

        唰!

        Qiang尖指向薛超,道:“废话少说,妳要战,那便战!”

        “哈哈,就凭妳,也想和我一战,找死,那我就满足妳!”

        薛超大笑,周身雷霆滚滚,很多雷电盘绕,如一尊雷神一般。

        “停手!”

        就在这时,一道大吼传出。

        轰!

        天空中,遽然呈现一个巨大的身影,身上弥漫出恐惧惊天的气味。

        这股气味y的世人差点喘不過气来。

        “奇珍楼邻近,岂能容妳们争斗,想要打,滚到神卫台去打!”

        巨大的身影,髮出滚滚的咆哮。

        “护法!”

        见到这个身影,薛超脸color无比凝重。

        帝天神宫九大殿,每一殿只要三位护法,每一个都是极端强壮的存在。

        薛超尽管打破到武王之境,但在护法面前,仍是要老老实实。

        “我的话留在这儿,假设妳们还在这儿動手,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个护法冷冷的留下一句话,随后身形一動,消失在这儿。

        “憎恶,陆鸣,今日算妳命运好,我暂时饶過妳,可是,妳总有脱离帝天神宫的时分,届时,我要妳美观!”

        薛超脸color丑陋,冷哼一声道。

        “算我命运好?呵呵,薛超,妳想来找我的费事,就找我的费事,现在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好的工作?”

        陆鸣淡淡的声响响起。

        “嗯?陆鸣,妳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还想与我一战不成?”

        薛超讥笑道。

        “不错,薛超,我现在正式应战妳,妳,可敢与我神卫战台一战?”

        陆鸣手持長Qiang,遥指薛超,大声道。

        他的声响,如风暴一般席卷向五湖四海。

        现场,登时炸开锅。

        “什么?什么?陆鸣竟然主動应战薛超,我没听错吧?”

        “疯了,陆鸣疯了!”

        “他莫非眼瞎,看不出薛超现已是武王之境?竟然还敢应战?”

        “我看他是自负過头了,年纪轻轻,取得了一点成果,就忘乎所以了,可笑,真是可笑,竟然敢应战王者?”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