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二狗的肆意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快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8069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

小说介绍:丁二狗丁长生主角小说丁二狗的肆意人生,又名商梯、正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gw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婚宴很没意思,原本以大城city现在的心态,參加完仪式就走了,不想在这儿吃饭了,以妳为待会周红旗和她的老公必定会出来敬酒,并且丁長生看了看自己的座位方位,还在一个包间里,问题是一个桌子上八个人,自己一个都不知道,这饭有什么可吃的。

        但是苗苗好像是很乐意在这儿吃饭似得,搞得丁長生也欠好现在就拉着她走,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没有脱离。

        “妳,有问题”。苗苗看到其他人都在各自攀谈,所以把椅子往丁長生身邊挪了挪,小声说道。

        丁長生白了她一眼,懒得理睬她。

        “粉饰,粉饰便是实际,看来我猜的真没错,唉,这种苦楚不是我这种小孩子能了解的,但是看得出来,妳喜爱她”。苗苗一邊奥秘的说着话,一邊嗑着瓜子,唉,真是惋惜了丁長生给她买的这么好的衣服,这样看来,还不是大家闺秀。

        “妳说,这事我要不要告知傅品千呢?”好像是真的猜中了丁長生的心思,苗苗满意的翘着二郎腿,等着丁長生        丁長生这一觉睡得那是昏天黑地,直到被电话叫醒,模模糊糊拿起电话一看,是秦墨打過来的。

        “喂,妳在哪呢?”秦墨问道。

        “在湖州大酒店呢,怎样了?有事啊?”丁長生头疼得凶猛,也不知道是谁给自己盖上的被子,出了一身的汗,很难过。

        “哦,那好,我去接妳,到了再给妳打电话吧”。秦墨也不说什么事,直接就過来了。

        丁長生困难的动身到了洗手间照了照镜子,自己真是太衰弱了,看上去老了好几岁,不過这个姿势要是出去,必定是显得愈加成熟了。丁二狗的肆意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秦墨来之前,丁長生赶忙洗了洗了个澡,然后穿上了自己本来的衣服,还甭说,仍是本来的舒畅,刚刚坐下,就有人敲门了,丁長生还以为秦墨来了呢,大事打开门一看是苗苗。

        “醒了,哎呦,妳这一觉睡得,我都来敲了三次门了,怎样着,没事吧?”苗苗一点都不把自己當外人,一屁股坐在了丁長生的床上,盘着腿,也没穿袜子,头髮湿漉漉的,看上去好像是刚刚洗過澡相同,短裤天然遮挡不住白哗哗的大腿,就连小脚趾头都暴露在外,看的丁長生眼睛一亮。

        “什么呀,我能有什么事,回妳屋里睡觉去吧,我晚上回来给妳帶吃的,我待会要出去一趟”。丁長生说道。

        “出去?干嘛去,不会是去花钱买醉吧,不必那么费事,我到楼下买点酒,我陪妳喝怎样样?”苗苗很大气的一挥手,好像是小太妹相同。

        “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今日在宴会上遇到的那个姐姐待会来接我,我晚上要和她父亲谈事,作业上的事,妳去不合适,老老实实在这儿呆着,千万不要出去,我告知妳,这大城city里拐卖妇女的许多,妳当心被人拐卖了,好的卖到山西给人家當媳妇,否则直接就把妳s了卖肾,理解吗?”丁長生本想说卖到窑子里當窑姐去,但是想想这小孩子懂什么叫窑子吗?说了也是白说。

        “啊,待会她要来啊,那我回去吧,當了一天的哑巴可算是累死我了”。

        “當哑巴?什么意思?”丁長生一愣问道。

        比及苗苗满意的向丁長生讲了一遍之后,丁長生笑的前仰后合的,苗苗小小年岁但是心眼一点都不少,竟然还能想到这一招,不過这样也好,省的秦墨问这问那的。

        秦墨给丁長生打电话时,苗苗就溜到了對门她自己的房间里去了,丁長生也没让秦墨上来,自己直接就下去了,出了酒店的大堂,就看到一个红衣美人站在一辆敞篷跑車的门前,嘴里叼着墨镜的一只腿,玩世不恭的看着出来的丁長生。

        罗厚生看到丁長生出来了,但是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丁長生就箭步出去了,他也追了出去,但是看到门口那个红衣女郎,他的脚步一会儿就定住了,自己这个时分過去无疑是不明智的,所以他眼睁睁看着丁長生走向那个女郎,心里想,这丁主任的女分缘怎样就这么旺呢,一个接一个的,楼上还有个嫩的一掐一股水的女孩,这又出去会其他女性了。

        “我说,是妳找我有事仍是妳爸爸找我有事啊?”丁長生并没有上車,而是这么问道。

        “这有差异吗?妳到了我的地盘上了,我天然也得款待妳一下吧,妳在湖州但是没少照料我呢”。秦墨笑笑说道,心里却在想,妳和妳那个哑巴外甥女有什么好谈的,还不是妳说她比画。

        “要是妳找我呢,咱们改天行不可,我这刚刚吐完酒,难过着呢,去了也玩欠好”。丁長生推脱道。

        “错了,是我爸爸找妳,说找妳谈作业,我仅仅司机,走吧”。说完开开車门上去了,丁長生无法,秦振邦找他必定是为了项目的事,并且很可能是由于自己告知他关于罗東秋在湖州开髮房地産的事,看来秦振邦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看着秦墨开着这辆宝马跑車在車流里来回络绎,技能熟练的很,看来她的脚是没有问题了。

        “秦墨,妳这車技还能够啊,这么堵的車还能开的这么利索,對了,能不能把这車棚盖起来啊,这么多汽車那么多尾气,都让咱们给吸了”。丁長生捂着鼻子道,北京的街道上的确是有这种滋味。

        “土老帽,这么开才是敞篷車,懂啥啊”。秦墨白了丁長生一眼说道。

        “唉,我宁肯當土老帽,也不乐意被熏死”。丁長生一邊看着景色,一邊捂着鼻子。

        “老头子说话不会好久,待会和我一同出去玩吧,咱们约了几十个人,要在北城去赛車,妳给我當副驾驶怎样样?”秦墨问道。

        “不去,我还想多活几年了,再说了,赛車是违法的,妳以为那是功德啊,我告知妳,妳千万不要给妳爹找费事”。丁長生對这些所谓的富二代officer二代赛車一点好形象都没有,彻底是拿着钱去找死,已然这么寻求速度,为什么不去跳飞机啊,那多影响,妳爹妳妈有钱,妳就要好好享用日子,不要这么急着去死,这多不值得。

        秦墨的跑車直接开到了一条胡同里,并且就在丁長生疑问这条胡同好像是没住人的时分,胡同止境的墙突然间自動打开了,秦墨的跑車直接开进了地下車库里,車后的車库门又慢慢合上了,无论是color调仍是巩固程度,那个进门的当地就像是一堵墙相同。

        從地下車库里走出来,就到了四合院的旮旯,丁長生不得不感叹,仍是有钱好啊,仅仅不知道这儿的四合院多少钱了,现在有钱人都是想买一套四合院,似乎这样才是真的北京人。

        “長生,这儿呢,我还以为妳不来呢”。秦振邦站在廊下,一手拿着一个小木棍,一手拿着一个小食盒,正在喂他的鸟呢。

        “秦总真是好清闲啊,我要是到了您这个年岁,過上这样的日子就好了”。丁長生由衷的仰慕道。

        “唉,这有什么用,長生,妳知道钱最大的用途用在哪里最好吗?”秦振邦将食盒和小木棍交给秦墨,回身问丁長生道。

        丁長生摇摇头,不是不知道,而是自己钱少,想不到秦振邦想的那个高度。

        “很简單,便是妳晚上睡不着的时分,妳能花钱买一觉,但是除了安眠药,我看还真是买不着,妳家里堆上几千万几个亿,妳能睡着吗?”

        “那必定睡不着,我得数钱啊”。丁長生笑道。

        秦振邦也大笑起来,拉着丁長生一同进了他的客厅,屋里依然是古color古香,闻着空气里都是香味。
求饶,自己就正好敲诈他一下。

        “这一次想要什么?”丁長生穷极无聊的看着苗苗,倚在椅子后背上,看着苗苗道。

        今日的婚礼除了看到周红旗时他的心境波動了一下,其他的便是看着安如山和周虎卿了,不知道怎样地,周虎卿看着真是显老了,和在中南省时彻底不相同了,不知道是由于这场婚姻仍是由于自己的宦途。

        周虎卿參加過建國后的为数不多的几场战争之一,便是南疆战争,并且那场战争之后,參战的许多军事人才都得到了选拔,所以周虎卿在军中仍是有必定人脉的,但是到了他这个份上,那就不是人脉能处理的问题了。

        都说乡z基层干部是喝出来的,cityx干部是干出来的,再往上都是生出来的,也便是说再往上考究的便是妳的根柢了,根柢不可就上不去,上去了也得下来,实际的比如不胜枚举,所以周虎卿今后的路就看他家的根柢了。

        對于安如山这个人,丁長生还真是没怎样了解,不過中國是农业大國,农业部長的重要nature可想而知,所以安如山的根子要是不y,必定不会上升到这个方位。

        菜肴还算是能够,但是很显然丁長生没什么食欲,但是苗苗食欲很好,所以这一顿饭根本都是丁長生在服侍着苗苗吃饭,看她喜爱吃哪个,就给她多夹一点。

        开端的时分还知道拘谨,但是到了后边就直接上手拿着吃了,看的其他几个賓客都是大开眼界,这儿是西郊賓馆,怎样还能请来这样的人,再说了,来这參加婚礼的是奔着吃饭来的吗?

        當着这么多人的面,丁長生也欠好说什么,正當苗苗吃的正嗨的时分,周红旗公然和安靖一同過来敬酒,现在敬酒根本都是一块喝一杯就算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红旗單独给丁長生倒了一杯酒。

        周红旗倒的酒,丁長生當然不敢推脱,正好也是心境欠好,所以接過来酒杯一饮而尽。

        “安靖,他便是丁長生,是我在湖州作业时的搭档,妳得敬他三杯酒,他不光救過我的命,还救過我嫂子的命”。周红旗将三个酒杯逐个摆开,對她的新郎说道。

        在坐的多少都和周家或者是落户有点联系的,听到这儿才理解丁長生和这个t吃的小女子为什么会坐在这儿了,公然是乡下来的,便是没见過世面,但是另一方面,又對新娘子的话感到震动,这个年轻人竟然救過她们家两个人的命,这是多么大的恩德,所以看起来这个小伙子和周家的联系应该不浅。

        安靖和他的父亲很像,都是瘦高个,安靖显得愈加的衰弱,尽管是新婚大喜,但是丁長生却没有從他脸上看到多少高兴,周红旗这么说,他也便是那么做,然后一杯一杯端给丁長生。

        丁長生接過酒杯都是一饮而尽,最终将酒杯交给安靖,说道:“祝妳们美好”。

        尽管丁浩坚持送丁長生回酒店,但是被他拒绝了,他现在很想一个人静一下,即便是跟着的苗苗,此刻也不大敢说话了,仅仅扶着他,丁浩将他们送到了租借車里,然后看着丁長生的車消失在車流中。

        “师傅,去湖州大酒店”。丁長生道。

        苗苗一邊挽着他的臂膀,一邊伸手劝慰着他的胃部,苗苗记住十分清楚,丁長生早晨就没吃饭,正午更是一口饭没吃,但是却连着喝了四杯白酒,那酒杯的量可不小,四杯加起来差不多小半斤了,但是丁長生一向都在忍着,脸color蜡黄,看的苗苗很忧虑。

        罗厚生接到了丁長生要求开房间的电话,并且还送来了一个女孩的衣服,罗厚生想着,必定是前次那个女孩跟着丁長生一同来的,并且也是开了两个房间,但是夜里两个人住到了一间房子里,罗厚生都知道这事。

        所以这一次他以为丁長生必定又是在玩那花招,但是人家怎样说自己怎样做便是了,但是當丁長生下車后,看到的却是丁長生有点微醺了,脚下尽管站的还算是稳當,但是很明显是喝大了。

        罗厚生帮忙苗苗将丁長生送回房间,这才髮现这次来的女孩竟然不是前次那一个,自己當时和丁長生一同将那个女孩救出来的,所以對那个女孩很是了解。

        丁長生刚一进屋就钻进了洗手间里,蹲在地上,抱着马桶吐的那是昏天黑地,苗苗想进去,但是被丁長生反锁了,她只能是站在门外敲门干着急,但是只听见丁長生在里边的吐逆声,其他的一点都听不到。

        这个时分她真是恨死了周红旗,干么要灌丁長生这么酒,苗苗一看就知道丁長生在gamble气,但是那个女性都是他人的了,妳gamble气有什么用,一点都不知道愛惜自己。

        “那个,丁主任没事吧?”罗厚生看着w屈的在门外哭泣的苗苗问道。

        “我不知道,妳自己看去吧”。苗苗气愤的夺過自己的门卡到對门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