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苏若雪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快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127

加盟滴滴请猛戳这里>>

小说介绍:神秘高手沈浪龙潜花都,与冰山美钕縂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不料一个个美钕接踵而至…


沈浪苏若雪全文免费阅读http://i.readaa.com/g/4h


沈浪苏若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这一刻,十二血莲外表龜裂出赫然许多裂缝,竟髮出“咔嚓咔嚓咔嚓”的尖利动静!

        紧接着。

        十二朵血color莲花如崩碎的镜子般倏然爆裂开来,化作无量无尽的血光,吞天噬地!

        “霹雷!!!”

        这一刻,好像天都塌下来了。

        恐惧之极的血光在神女殿上空升腾而起,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朝着五湖四海延伸。

        仅是眨眼之间,整个天空大地被血光尽数掩盖,所過之处的山石,土地,河流尽皆被血光损坏殆尽,不复存焉。

        天空血红一片,恐惧到极致的消灭能量好像连日月都能吞噬。

        下方许多的三圣教修士在血光的冲击延伸之中,肉身化作齑粉血雾,當场殒命!

        只顷刻之间,鳞次栉比的三圣教大军就被血光轰s了多半,悉数好像如末日天灾来临。

        张道陵化作的巨型人影也遭到了血光轰s,瞬间被打回了原形,被十二血莲爆裂后迸髮出的巨大能量震退了数万米远。

        “仙宝自爆?”

        张道陵目露异color,右手敏捷卷起布掸子,极力撑起太极屏障,抵挡起这恐惧之极的血光。

        凤婵立刻髮起传音符,奉告到九黎城两位罗天上仙巅峰境地的長老亲身护卫沈浪等人脱离,并把乐菲儿帶過来。        那容貌绝美的黑裙女子可不正是绯夜。

        绯夜漂浮在半空中一動不動,白玉般的双足不感染一丝尘泥,泄下一片星光,将天空装点的如星河国际般艳丽。

        十二朵血color莲花缭绕在绯夜周身,慢慢旋转,释放出艳丽绚烂光辉,奥秘而显贵。

        而她對面的那名银髮修士也似不動如山般的耸峙在半空中,静默无言。

        两人尽管一動不動,但围绕着两人周遭的空间正在髮生着怪异且剧烈的扭動,恰似是某种力气在比武引起的空间紊乱。

        两人的肉身尽管没動一下,但精力毅力现已比武了数个时辰之久。

        當下方神女殿外的战役達到结尾之时,绯夜娇躯轻轻一颤,嘴角开端溢出许多的鲜血,鲜血顺着她嘴角滑落,染红了她的衣裙。

        “神女,妳败了。”

        银髮修士挥了挥手中的布掸子,漠视说道。

        四周紊乱的空间也逐渐停息了下来。

        绯夜慢慢睁开了星眸,气味显着虚弱了许多,幽寒道:“张道陵,妳花了如此久的时刻才将本仙子打败,看来仍是本仙子高估了妳的战力。”

        站在她對面的这名身穿道袍的银髮修士,不是他人,正是良久未曾现身過的张道陵!

        张道陵的呈现,让绯夜的本尊非常意外,她本认为这次现身之人会是那太乙真人。

        想不到那元始天尊如此神通廣大,竟然还招集到了这么强壮的修士。

        但令绯夜猎奇的是,这张道陵好像没有自己幻想中的那么强壮,對付自己一个失掉主魂的大罗金仙巅峰修士,竟然还要花费这么久的时刻。

        张道陵叹息道:“在贫道看来,孰胜孰劣并没有那么重要,仅仅神女为何非要做到这般境地?”沈浪苏若雪全文免费阅读

        “少来惺惺作态了,妳来此的意图可不就是为了黑莲之籽!我奉告妳,这黑莲之籽妳永久也别想得到。”

        绯夜星眸泛起阵阵寒光。

        张道陵漠视道:“贫道天然知晓黑莲之籽已不在神女体内,强行取走黑莲之籽也并非贫道原意。我来此首要意图,还想劝说神女,莫要抵挡天命。”

        “天命?呸!”

        绯夜精美的俏脸隐现愠怒之color:“天命不是妳能定下的,也不是元始天尊能定下的!本仙子凭什么要信妳的鬼话?”

        张道陵布掸子一甩,正color道:“仙境行将面对大灾害,想阻挠这场灾害,就有必要要有能破除灾害之人。”

        “当今,唯有大天尊破劫救世,成为界主,重组封界星盘,才干让仙境顺畅进入下一个衍纪。如若不然,仙境必将消灭,且再也无法被修正……”

        绯夜面color阴寒道:“休想诓骗本仙子,仙境当然有大劫,但命中注定会有天选者破劫救世,那元始天尊要c手这件事做什么?

        “妳之前不是跟本仙子天命不行违吗,现在妳们自己就在忤逆天道,也不怕遭到天谴?”绯夜冷哼道。

        张道陵面color凝重道:“神女有所不知,此次的仙境大劫与以往不同,灾害的本源就是那天选者帶来的!”

        “妳说什么?”

        绯夜俏脸遽然变color,随冷哼道:“哼,张道陵,就算妳想编个理由,费事也编的像样一点。天选者是破劫救世之人,怎样在妳口中,好像就成了灾害的源头?”

        张道陵肃然道:“其间概况触及天机,不行走漏,请恕贫道难以言说。但贫道方才之言,句句是真,绝无诓骗神女之意。”

        “连一句解说都没有,就梦想让本仙子信赖妳们?真是白日做梦!本仙子其他不知道,但知道制作周天星斗大阵,强行吸收界面能量,会形成多么恐惧的成果!”

        “本仙子尽管不像人皇那样有着仁愛六合万物的心胸,但也怨恨这种为一己之私,拿整个界域作为陪葬的无耻行径!”

        绯夜咬着银牙,娇喝作声。

        她能够不论其他地域,但绝對不能不管这北冥仙域的生灵。光是这个理由,就足以让她站在三圣教的對立面上。

        张道陵摇头道:“神女并不知晓,大天尊此举亦是无可怎样办。唯有这样,才干让大天尊成为界主,解救真仙境。”

        “如若不然,真仙境定会走向完彻底全的消灭,而那天选者……则是导致真仙境消灭的本源地址!”张道陵沉声说道。

        绯夜气极反笑:“可莫要笑掉本仙子大牙了!我看天选者是阻止妳等的本源地址吧?所以妳们挖空心思想运用天选者替那元始天尊達成意图。”

        张道陵沉声说道:“神女会错意了,大天尊對天选者并无歹意,乃至任由髮展。待时机成熟后,贫道也会去触摸天选者,将工作的本相奉告他,信赖他会做出正确的挑选。”

        “假如天选者不按妳们的主意做出挑选呢?”

        绯夜诘问道。

        张道陵讳莫如深的说道:“到时大天尊也会做出自己的挑选。”

        “公然是不達意图不择手法!”

        这言语中的要挟之意让绯夜俏脸严寒到极点,她克制住心中的s机,阴寒问道:“本仙子對妳们来说,又有什么运用价值?”

        张道陵说道:“神女妳畢竟具有神之血脉,人世唯妳才干助大天尊借周天星斗大阵吸收界面能量。只需神女不再抵挡,挑选与贫道站在同一阵营,一同解救真仙境,大天尊必定会为妳重塑肉身。”

        “到时大天尊也会分出一部分界面能量赐予神女,待仙境大劫過后,神女就是创世神灵,位置仅次于大天尊之下,可与大天尊一同发明新的国际,谋福众生。”

        绯夜鄙夷道:“好一段俗透了的言辞,所谓发明新国际,难道就要销毁现在的国际?”

        张道陵坦言道:“这现已是大天尊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要解救真仙境,就有必要让大天尊先成为界主,如此才干处理下次仙境大劫。”

        绯夜严寒道:“张道陵,妳的迷惑之语對他人说说就好,對本仙子无效!听凭妳今天说的不着边际,本仙子也绝无或许倒戈到妳这一邊!”

        “既如此,贫道今次也就只能帶走神女的肉身了。”张道陵叹息道。

        “想帶走本仙子的肉身?那就看妳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绯夜星眸泛起极致的寒光,周身的十二尊血莲登时涌出无尽的血光,遮天蔽日。


        在大厅中等候几名長老的时刻短时刻里,沈浪目光转向白岚,梦璇儿,怜星三女,面color凝重道:“几位姑娘,沈某的境况并不安心,若跟着我妳们也会面对不小的风险,咱们能够自行挑选去留。”

        怜星首先表态:“沈兄,怜星已无去向,天然乐意跟着沈兄,只需沈兄不厌弃怜星战力微末就好。”

        “令郎去哪,璇儿也去哪!”梦璇儿也抢着答复道。

        白岚安静道:“白岚授命于神女,奉沈兄为主,自是没什么好说的。”

        见三女都铁了心要跟自己一同行動,沈浪顿觉有些无法。

        照他的nature格,仍是喜爱独自行動,不過眼下bureau势危殆,沈浪也方案将三女搬运到更安全的地址。

        九黎城这次尽管反击三圣教成功,但难说能不能撑住三圣教下一次的进攻,自己仍是帶着三女早点脱离为妙。

        “既如此,妳们暂时就跟我一同走吧。”

        沈浪允许应了一声,目光随即转向妒忌女妖,问道:“妒忌道友接下来有何方案?要同咱们一同脱离吗?”

        妒忌女妖双手环抱在x前:“沈浪,已然妳现已见到了神女大人,那本女王的意图也现已達成了,我就不随妳一同去天星仙域,我得回来北冥仙域看看神女大人肉身的状况。”

        沈浪皱眉道:“北冥仙域正值战乱,并且状况有些不妙,妒忌道友若这个时分挑选回去,不免也太风险了!”

        妒忌女妖严寒道:“本女王现已完成了神女大人托付的责任,之后要怎样行事,还轮不到妳来管。北冥仙域遭此险境,无论怎样,我都得回来去看看。”

        白岚皱眉劝慰道:“妒忌统领,现在九黎仙域已无传送阵可抵達北冥仙域,即使妳现在回去,也得数个月后才干抵達神女殿。比及那时,北冥仙域恐怕现已被三圣教占有,妳闯入境内无异于身陷敌营,这并非明智之举。”

        妒忌女妖漠视道:“岚圣女不必相劝,昔年我早就以命立誓,效忠于神女。现在神女大人和北冥仙域有难,我宁死也不会冷眼旁观!”

        “岚圣女应该能了解我的心境,神女大人的肉身现在生死未卜,有必要要有人去看看,或许状况未必有那么糟糕!我若能平安无事的抵達神女墓,也会想方法将情报音讯转達给妳们。”

        见妒忌女妖铁了心要回去,白岚不再劝止,其实她心中也万分关怀神女肉身的本尊境况怎样。

        “已然妒忌道友心意已决,沈某也就只能祝道友此行顺畅了。”

        沈浪尊重妒忌女妖的挑选,朝她抱了抱拳。

        妒忌女妖皱眉道:“沈浪,神女大人待妳不薄,妳可莫要孤负神女對妳的等待!之后的行程中,必定要维护好神女心脏。”

        “定心,除非我死,不然必定会维护好绯夜神女。”

        沈浪严厉细心说道。

        妒忌女妖轻轻允许,沈浪却是能给她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她也稍稍能了解神女大人为何做出那样的挑选。

        几人攀谈了一阵后,凤婵唤来的两名九黎城長老抬着一张玉床来到了大厅。

        玉床上躺着的银髮女子正是乐菲儿,俏脸苍白,气味略显弱小。

        沈浪上前查看起了乐菲儿的身体状况,前次在乐菲儿体内封入的琉璃天光和琉璃火虽抵消了那颗咒骂du牙释放出大部分的死气,但仍是有微量的死气继续进入乐菲儿的肉身和魂体之中,状况不容乐观。

        现在仅有的方法,就是去天星仙域的圣域穹顶,想方法运用体内的星之力交融星灵,化身为星座使徒,才可催動那金蛇power杖将乐菲儿魂体内的du牙吸收化解。

        临行之前,凤婵把保管好的金蛇power杖交给了沈浪,趁便交给了沈浪一枚玉简,玉简上记叙了元凤之血的一些特nature和吸收之法。

        沈浪静默无言,朝着凤婵连行三个大礼,以表達心中的敬重和感谢之情。

        “去吧。”

        凤婵将沈浪扶了起来,一贯严厉的面孔可贵显露一丝笑意,能有沈浪这么个元凤血脉的承继者,她也彻底没有惋惜了。

        “凤长辈,妒忌道友,改日再见!”

        沈浪向凤婵和妒忌女妖告别后,随即使与怜星,梦璇儿和白岚三女一同跟从着两名九黎城長老脱离了大厅,正式起程去龙蛇岛。

        ……

        北冥仙域。

        此时此时,大战已然进行到了结尾。

        坐落冥河止境的神女殿外,处处都是北冥巨兽的尸身残骸,尸横遍野。

        即使如此,依旧有不少巨兽守在神女殿前,三圣教大军现已将神女殿围了个风雨不透,许多的三圣修士正在张狂进犯s戮着这些巨兽。

        “咚咚咚!”

        各式各样的灵光爆裂动静彻云霄,漫天的火焰,光束,雷电,风暴等进犯的光华交错,局面尤为惨烈。

        北冥巨兽一个接一个的战死,神女殿修建外表也在许多神通的冲击之下龜裂出许多的裂纹,似有崩塌破坏的痕迹。

        “众兽听令,拼死也要给我守住神女殿!”

        “勿要让这些龌龊之辈玷污神殿圣地!”

        两名头生双角,背生双翅,冲s在正前方的女妖口中髮出撕心裂肺般的吼怒吼怒,髮疯般的s戮企图冲s上前的三圣教修士。

        她们正是妒忌女妖的姐妹,外号t婪和愤恨,战力一点点不弱于妒忌女妖。

        惋惜,即使她们战力不俗,面對数量如此恐惧的三圣教大军,两妖也是寡不敌众,全身上下处处都是狰狞可怖的创伤,已是危如累卵。

        战到这种境地,t婪女妖和愤恨女妖早就没有保全身家nature命的方案,极力焚烧本身元气和魂力,帶领着幸存的北冥巨兽,企图做出毕竟的挣扎和抵挡。

        这种豁去nature命般的反击,牵强能抵御住三圣教大军一时半会儿的进犯。

        神女殿外烽火连天,高空之上却堕入了怪异的沉寂。

        一名身穿黑color纱裙的女子耸峙在神女殿的天空穹顶之上,對面是一名身穿道袍,手持布掸子,貌如青年的银髮修士,目光深邃,飘然洒脱。

        绯夜面color严寒道:“本仙子从前猜测或许是太乙真人,但现在听妳这么一说,也有或许会是张道陵。”
        绯夜残魂虚影越来越暗淡,皱眉道:“还有毕竟一个方法。九黎仙域東部无尽深海中部区域,有一座名为‘龙蛇岛’的大型岛屿,五帝时代曾有一位修为臻        凤婵满意道:“有妳这句话,本后也就定心了。”

        沈浪抱拳道:“后辈很快就要脱离九黎城了,在脱离之前还一些问题想问问凤长辈,还望凤长辈能点拨点拨。”

        “但讲不妨。”凤婵轻轻允许。

        “神女从前给后辈指了一条明路,说无尽深海中部有一座名为‘龙蛇岛’的岛屿,该岛藏有一座界域传送阵可通往天星仙域。”

        “菲儿中du已深,撑不了太久,眼下的难题,是怎样在最短时刻内抵達这龙蛇岛,时刻最好不要超過一个月,不知凤长辈能否给出主张?”

        沈浪直截了當的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龙蛇岛?此岛本后有所耳闻,五帝时代似有一只修为强壮的白龙和青蛇在此地避世修炼,二者不吝纷扰,在岛中表里布下了层层结界,外界修士罕知龙蛇岛的状况。就是绯夜道友所言,想必这龙蛇岛应该是有界域传送阵存在。”

        凤婵简單的介绍了一些龙蛇岛后,继续说道:“九黎城中的传送阵尽管被毁,但被三圣教占有的区域还留有几座能够运用的传送阵。”

        “费事的是,留下来的这些传送阵都是一般传送阵,传送不了多远,没方法直達无尽深海中部,哪怕是邊境的传送阵最多也只能传送到外海区域。”

        沈浪皱眉问道:“不知外海区域间隔龙蛇岛有多远?”

        凤婵直言道:“这么说吧,就算以大罗金仙的遁速,想從外海区域抵達龙蛇岛,少说也要三四个月的时刻!”

        沈浪脸color有些丑陋。

        以乐菲儿伤情,能撑三个月就现已顶破天了,即使之后吞服坚熟期的蟠桃果续命,也只能再坚持一个月左右的时刻。

        假使赶去龙蛇岛就要花去这么多时刻,到时即使能抵達天星仙域,怕也来不及了。

        就在沈浪愁眉苦脸之际,一旁白岚遽然说道:“沈兄不必忧虑,我这还有两张传送符能够运用。”

        话音一落,白岚從衣袖中取出两张青光灿灿的传送符,交到了沈浪手中,解说道:“此符乃是神女所赐,以作流亡之用。眼下这种状况,動用这传送符,绝對能节约许多的赶路时刻。”

        “我也还剩一张传送符!”

        妒忌女妖也從怀中取出一张青color的传送符,递给了沈浪。

        凤婵也想不两人竟然能拿的出传送符这种上古封神时代才有的稀世奇物,登时大喜過望:“如此甚好!有传送符相助,的确能在短时刻内抵達龙蛇岛。”

        “多谢白岚姑娘,妒忌道友!”

        沈浪接過白岚和妒忌女妖两人递来的传送符,惊喜交加。

        凤婵也毫不小气,扔来相同白光灿灿之物:“沈浪,此物妳且收好。”

        沈浪下认识接過飞来之物,伸手一看,竟是一枚温润剔透的白玉指环。

        “此物名为‘灵犀指环’,乃是一件寂灵级的空间仙宝。此物其他才干没有,仅有的用途,就是收纳活物,但只能收纳單逐个个个别。”

        “这件血color玉盒太過招眼,随身携帶定不便利,妳快速速让这灵犀指环认主,将玉盒收进指环之中,可让妳省去一些不必要的费事。”凤婵急速道。

        沈浪闻言,当即滴血认主,随行将灵犀指环戴在手里试了试。

        装有神女心脏的血color玉盒公然能被指环收进去,还能彻底遮掩住玉盒释放出的气味,盒中的神女心脏跳動如常。

        这让沈浪惊喜過望。

        人世能贮藏活物的法宝稀有之极,一般空间仙宝虽能放置活物,但放置活物后的空间仙宝是无法被修士收进肉身中的,极为不便利。

        这灵犀指环能戴在手里,算是奇妙的避开了这个缺陷。

        仅仅指环能包容的空间非常有限,最多只能包容一名身長不超過两米的人族修士,乃至连大部分妖族都无法被收纳进去。

        好在沈浪只需收纳神女的心脏,所用到的容量极小,这枚灵犀指环算是适可而止的处理了自己的费事。

        “感谢凤长辈赠宝,着实帮大忙了。”沈浪抱拳道谢。

        凤婵自嘲道:“本后不比绯夜道友,也只能做出这些举手之劳罢了,妳大可不必谢我。沈浪,妳还有什么想问的,能够一同问出来。”

        沈浪紧接着问起了九转道经中说到的“天璇星砂”。

        天璇星砂这件资料,不單能用于强化本身的金身圣体,乃至连修炼不灭金身也需求用到这件资料,仅仅所需数量有着显着差异罢了。

        凤婵端倪一掀:“天璇星砂……此物本后略有耳闻,好像是天外陨星爆破后化作的粉末,这种粉末包含巨大的星象能量,即使在五帝时代,也是不行多得的奇物啊。”

        “仅仅现现在的真仙境,本后还從未见過这种天材地宝,的确有些难办了。”

        沈浪脸color变得有些丑陋,自己要打破罗天上仙巅峰就有必要要找到这天璇星砂,假使这资料太過难寻,那自己的修为就被卡住了。

        凤婵遽然灵机一動,道:“對了,传说天星仙域穹顶的圣域经常能看见星域的流星群,那里或许寻觅到天外陨星的残骸。正好妳此行要去天星仙域,不妨去圣域穹顶搜索一番,也许能有收成!”

        听凤婵这么一说,沈浪心境登时好了许多,好歹算是有了期望。

        “后辈的问题也就只需这些了,感谢凤长辈解惑。”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