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尊叶玄叶灵在线免费阅读,叶玄叶灵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滴滴快车 | 分类:小说推荐 | 浏览:424

小说介绍:生死看淡,不服就上。 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剑尊叶玄叶灵在线免费阅读,叶玄叶灵小说免费阅读http://u.didi01.com/god/gx


剑尊叶玄叶灵在线免费阅读,叶玄叶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厄难之门悄悄颤動着,在厄难之门内,许多血color雷电闪耀撕裂。

        很显然,它现在很愤恨!

        妈的,從来没有被人这么欺压過!

        叶玄能够感觉到厄难之门的愤恨,不過,他一点都不在乎,他悄悄拍了拍厄难之门,玄气传音,“我给妳三息,三息内,妳要不把这个血阵给我破了!我就马上叫我大哥来把妳给砍了!一.......”

        厄难之门没有反响。

        “二!”

        厄难之门仍是没有反响!
        厄难之因!

        叶玄方才一向在想一个问题,他是厄体,有厄难之因,已然这厄难之因天天给他找费事,那为什么自己不给这厄难之因找点费事?

        再者,自己就算不主動去找费事,莫非就不会有费事吗?

        必定不是的!

        不论怎样样,这厄难之因都会找上他的。

        躲避是没有用的!

        已然躲避没有用,那不如主動去找费事,然后让这厄难之门来背锅!

        大不了就同歸于尽!

        听到叶玄的话,挽君面向叶玄,“妳确认?”

        叶玄笑道:“挽君姑娘,妳看我像是在恶作剧吗?”

        挽君轻声道:“这是我自己的工作!”

        叶玄看向天边,“现在起,妳的事便是我的事!谁欺压妳,那便是在欺压我叶玄,欺压我厄难界!敢欺压我厄难界,虽远必诛!”

        挽君:“.......”

        厄难之门:“.......”

        跟着天边呈现那个漩涡,整个大荒山脉震动,许多妖兽纷繁昂首看向葬山方向。

        这时,一面火红color的大旗忽然自那黑color漩涡之中飞了出来!

        在那面火红color大旗之上,写着一个大字:天!

        跟着那面大旗飘出来,一道声响自那空间漩涡内传出,“天家就事,闲杂人退去!”

        天家!

        跟着这道声响响起,整个大荒山脉震動!

        霎时间,葬山四周的许多妖兽宛如草木惊心一般朝着四周逃去。

        叶玄看了一眼四周,眉头微皱,这个什么天家好放肆啊!

        这时,挽君忽然道:“妳现在走,还来得及!”

        叶玄正要说话,天边,一名青年男人走了出来,青年男人穿戴一件锦袍,手中握着一柄折扇,折扇结尾,系着一块翡翠玉坠。

        青年男人呈现后,他扫了一眼四周,笑道:“大荒山脉!”

        说着,他看向下方的挽君,“堂姐,别来无恙!”剑尊叶玄叶灵在线免费阅读,叶玄叶灵小说免费阅读

        堂姐!

        叶玄神color有些乖僻,这是一家人啊!

        宗族内斗?

        叶玄想到了青城叶家!

        看来,任何一个宗族都少不了内斗!

        挽君面向青年男人,“天丘,就妳一个人?”

        名叫天丘的男人笑道:“堂姐,我在妳眼中就那么弱吗?”

        挽君面无表情,“妳是什么货color,妳心里没点数吗?”

        闻言,天丘脸上笑脸逐步变得阴沉起来,似是想到什么,他忽然看向挽君身旁的叶玄,“是妳救我堂姐出来的?”

        叶玄允许,“是我!”

        天丘扇子一合,笑道:“我能够告知妳,不论妳是谁,有什么后台,妳的脑袋,我天家要定了。”

        界狱塔内,厄难之门忽然颤了颤,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叶玄犹疑了下,然后道:“我是厄难界的,能不能给我厄难界一个体面?”

        “厄难界?”

        天丘摇头一笑,“什么废物当地,從未听過!”

        叶玄眨了眨眼,“妳没听過厄难界?”

        天丘笑道:“厄难界,很知名吗?”

        叶玄回头看向挽君,挽君淡声道:“他等级太低,触摸不到一些宗族中心的東西!”

        等级太低!

        叶玄无语,这妹子说话太伤人了!由于挽君说的很大声,成心说给那天丘听的!

        在听到挽君的话时,天丘脸上笑脸逐步变得阴冷下来,他没有敢去寻衅挽君,而是看向叶玄,“妳以为厄难界能够保住妳?”

        叶玄急速允许,“我厄难界,天下无敌!”

        厄难之门:“.......”

        “天下无敌!”

        天丘哈哈一笑,笑的无比大声,“天下无敌?妳这话是有史以来听過最好笑的笑话!”

        叶玄双拳紧握,体现的很是愤恨,“妳敢辱我厄难界!”

        天丘仰望着叶玄,冷笑,“辱妳厄难界?妳厄难界是个什么废物当地,也配我天家凌辱?在我天家面前,妳厄难界连蝼蚁都不如,妳.......”

        就在这时,叶玄体内,一道血光忽然飞出。

        轰!

        那天丘还未反响過来便是直接被一道血门砸中,顷刻间,那天丘直接神魂俱灭!

        连渣都没有剩!

        出手的,正是厄难之门!

        见到厄难之门出手,那挽君神color逐步变得有些凝重,不知在想什么。

        叶玄看了一眼厄难之门,妈的,他髮现,这家伙或许比他幻想的还要凶猛许多许多倍!

        那青年男人至少永久境,可是直接被秒s!

        能够说,除了三剑,怕是真的没有人能够制住这破门!

        自己以后边對这门,是不是要友好点呢?

        天边,那厄难之门悄悄颤動着,四周,雷光闪耀。

        愤恨!

        它很愤恨!

        被那个剑修欺压也就算了!

        这什么废物也敢凌辱厄难界?

        真當厄难界是好欺压的吗?

        就在这时,大荒山脉的另一邊,剑修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厄难之门的方向。

        跟着剑修这一看,天边那厄难之门忽然宛如草木惊心一般直接化作一道血光没入叶玄体内。

        叶玄与挽君一脸懵。

        第九楼内,厄难之门躲在角落里瑟瑟髮抖......

        这时,小塔溜到了第九楼内,小塔飞到厄难之门面前一阵跳跃,“小厄,之前我说让妳认我做爸爸的工作,妳考虑的怎样样了?要是妳不想做我儿子,那妳认我做爷爷吧!”

        厄难之门:“.......”

        听到小塔的话,叶玄无语,这小塔早晚有一天要被du打的!

        叶玄身旁,挽君忽然道:“工作或许变得严峻了些!”

        叶玄道:“是那门s的!”

        挽君回头看向叶玄,“那门不是妳的吗?”

        叶玄道:“是我的,可是,一门干事一门當,它自己处理!”

        挽君犹疑了下,然后道:“能够这样?”

        叶玄允许,“能够!”

        挽君竖起大拇指,“凶猛!”

        叶玄正要说话,这时,天边那个空间漩涡之中,一道强壮的气味忽然涌了出来。

        叶玄昂首看去,左手紧紧握着手中的剑!

        挽君轻声道:“来个像样的了!”

        她声响刚落下,一名老者自那空间漩涡之中走了出来。

        老者穿戴一件简單的灰袍,手中握着一柄帶鞘長剑。

        剑修!

        叶玄眼中登时放光。

        他最想的仍是与剑修打!

        挽君看着老者,“三叔,没想到这次是妳来!”

        老者神color安静,“好生待着,等待时间完毕不好吗?”

        挽君狞声道:“我不服!”

        老者摇头,“不服,那就死!”

        挽君狞笑道:“那就来吧!”

        声响落下,她双手渐渐紧握,一股强壮的气味忽然自她体内席卷而出。

        而这时,那老者忽然摇头,“妳的事前放放!”

        说着,他目光落在叶玄身上,“天丘是妳s的?”

        叶玄摇头,“不是!”

        老者眉头微皱,“妳敢做不敢供认?”

        叶玄道:“真不是我s的!”

        老者看向挽君,挽君淡声道:“也不是我s的!”

        老者又看向叶玄,“人不是妳s的,那挽君是妳放的吧?”

        叶玄允许。

        老者盯着叶玄,“谁给妳狗胆c手我天家工作的?”

        叶玄怒指老者,“老子想救就救,妳不服啊?来打我啊!”

        挽君:“......”

        老者双眼微眯,“我從来没有见過妳这么放肆的!看来,妳后台不小啊!”

        叶玄怒道:“老子是厄难界的!”

        界狱塔内,厄难之门悄悄颤動着......假如不是那个剑修在,它会把叶玄砸成肉泥!

        妈的,什么屎盆子都往厄难界头上扣!

        天边,那老者眉头微皱,“厄难界?”

        说着,他打量了一眼叶玄,“厄难界就能够这么放肆吗?”

        声响落下,他忽然并指一点,一道剑光自天边斩下。

        下方,叶玄忽然拔剑而起,“斩!”

        嗤!

        一缕剑光迎空而上!

        天边,老者的那道剑光直接被斩碎,紧接着,老者面前的空间直接被撕裂开来!

        见到这一幕,老者心中一惊,这少年的剑好生尖锐!

        不敢多想,老者忽然拔剑一刺。

        针尖對麦芒!

        轰!

        一片剑光忽然自老者面前爆髮开来,老者连退数十丈,而他还未停下,一柄剑又是刺来!

        老者横剑一挡。

        轰!

        老者再次暴退近百丈之远,而他面前的空间刚一裂开,便是呈现数千柄暗能量气剑,紧接着,这些暗能量气剑直接朝着那个老者飞斩而去!

        老者眼瞳忽然一缩,挥剑一斩,一片剑光如瀑。

        轰轰轰轰!

        霎时间,整个天边许多剑光爆髮开来,整个天边直接被撕成了许多碎片!

        远处,叶玄正要再次出手,而那远处的空间漩涡忽然间剧烈颤動起来,紧接着,一道道强壮的气味涌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叶玄愈加振奋了!

        而一旁的挽君却是脸color一变,她直接呈现在叶玄身旁,拉住叶玄的手臂,“走!”

        说完,她帶着叶玄朝着天边飞去!

        天边,叶玄急速道:“不走,我还能打!”

        挽君怒道:“妳打个锤子!来永久境之上的人了!还不止一个!”

        叶玄楞了楞,然后道:“没事,我能打!”

        挽君仇视着叶玄,“比我还凶猛的人,并且还不止一个!”

        叶玄眨了眨眼,“别怕,我是厄难界的!我是厄难界少主!”

        这时,一道严寒的声响忽然自场中响起,“妳能不能关键逼脸?”

        闻言,叶玄愣住。

        谁在说话?

        很快,叶玄脸color为之一变。

        是厄难之门在说话!

        妈的,这个家伙被气的说话了!

        .....

        PS:求票票!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分类
热门
推荐